36
阅读
0
评论
分享
论著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维吾尔族和汉族糖尿病患者发生糖尿病足溃疡的相关危险因素分析
中华烧伤杂志, 2017,33(08): 486-490. DOI: 10.3760/cma.j.issn.1009-2587.2017.08.006
摘要
目的

探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维吾尔族和汉族糖尿病患者发生糖尿病足溃疡(DFU)的相关危险因素。

方法

回顾性分析2015年1月—2016年11月,笔者单位收治的符合入选标准的640例糖尿病患者病历资料。根据是否发生DFU,将患者分为DFU组403例和非DFU组237例。比较2组患者的性别、年龄、民族、体质量指数(BMI)、吸烟、饮酒、暴饮暴食、甘油三酯(TG)、总胆固醇(TC)、高密度脂蛋白(HDL)。对数据行χ2检验和t检验。选取2组患者差异有统计学意义的指标,行非条件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筛选发生DFU的独立危险因素。进一步分别对维吾尔族和汉族患者发生DFU可能的危险因素行非条件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筛选维吾尔族和汉族患者发生DFU的独立危险因素。

结果

(1)2组患者性别、年龄、TC、HDL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χ2=0.149,t值分别为1.163、1.033和1.026,P值均大于0.05),2组患者民族、BMI、吸烟、饮酒、暴饮暴食、TG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值为4.778~13.694,t值分别为4.703和4.237,P<0.05或P<0.01)。(2)民族、BMI、吸烟、饮酒、暴饮暴食、TG为糖尿病患者发生DFU的独立危险因素(比值比分别为1.488、1.527、1.736、1.738、1.382、1.648,95%置信区间分别为1.315~3.175、1.488~4.393、1.834~4.675、1.474~2.695、1.342~4.678、1.105~6.747,P值均小于0.05)。(3)吸烟、饮酒、暴饮暴食和TG是维吾尔族糖尿病患者发生DFU的独立危险因素(比值比分别为1.673、1.387、1.328、1.486,95%置信区间分别为1.384~1.765、1.414~1.659、1.423~1.687、1.150~1.670,P值均小于0.05)。BMI、吸烟、饮酒是汉族糖尿病患者发生DFU的独立危险因素(比值比分别为2.442、1.604、1.251,95%置信区间分别为2.223~2.699、1.268~2.028、1.164~1.344,P<0.05或P<0.01)。

结论

吸烟、饮酒、暴饮暴食和TG是维吾尔族糖尿病患者发生DFU的独立危险因素,BMI、吸烟、饮酒是汉族糖尿病患者发生DFU的独立危险因素。

引用本文: 刘小龙, 苏福增, 查天建, 等.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维吾尔族和汉族糖尿病患者发生糖尿病足溃疡的相关危险因素分析 [J]. 中华烧伤杂志,2017,33( 8 ): 486-490. DOI: 10.3760/cma.j.issn.1009-2587.2017.08.006
正文
作者信息
基金  关键词  主题词
English Abstract
评论
阅读 36 引用 0
相关资源
视频 0 论文 0 大综述 0
以下内容和版式版权归属中华医学会,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糖尿病足溃疡(DFU)是糖尿病患者常见的一种微血管并发症,是神经病变[1]、外周动脉疾病[2]、足部畸形和感染的复杂混合体[3],目前其发病率和病死率逐年增高。DFU主要包括浅表蜂窝织炎、微生物菌群导致的慢性骨髓炎和坏疽等。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地处我国西北,有着独特的地域特点,是一个多民族居住的地区。本研究目的在于探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汉族与维吾尔族糖尿病患者发生DFU的情况及相关危险因素,为其发病机制、治疗及预防提供依据。

1 对象与方法
1.1 DFU的诊断标准

既往明确诊断为糖尿病,伴有与下肢远端神经异常和不同程度周围血管病变相关的足部溃疡、感染和/或深层组织破坏即可诊断为DFU。

1.2 病例来源与分组

回顾性分析2015年1月—2016年11月,笔者单位收治的年龄为大于或等于18岁且小于或等于70岁,病历资料完整的糖尿病患者临床资料;排除既往有严重心肺功能不全病史、重大手术史,非糖尿病,病历资料不完整的患者。共有640例患者入选本研究,以是否发生DFU分为DFU组403例和非DFU组237例。

1.3 统计指标

统计2组患者的基本资料[性别、年龄、民族、体质量指数(BMI)]、生活习惯[吸烟(有:既往有吸烟史且未戒烟,吸烟史1年以上,每天吸烟1支及以上;无:既往无吸烟史或既往有吸烟史,目前已戒烟)、饮酒(有:既往有饮酒史且未戒酒;无:既往无饮酒史或既往有饮酒史,目前已戒酒)、暴饮暴食(有:间断性无法控制地进食,无:合理控制饮食)]及相关生化指标甘油三酯(TG)、总胆固醇(TC)、高密度脂蛋白(HDL)。

1.4 统计学处理

采用SPSS 17.0统计软件进行分析。计数资料以例(百分比/百分率)表示,行χ2检验;计量资料以±s表示,行t检验。选取2组患者差异有统计学意义的指标为自变量,并分别赋值(民族:汉族=0,维吾尔族=1;BMI:18~25 kg/m2=0,大于25 kg/m2且小于或等于28 kg/m2=1,大于28 kg/m2=2;吸烟、饮酒、暴饮暴食等赋值为无=0,有=1;TG:小于1.0 mmol/L=0,1.0~1.7 mmol/L=1,大于1.7 mmol/L=2),以DFU为因变量,行非条件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筛选发生DFU的独立危险因素。进一步分别以维吾尔族287例和汉族353例患者是否发生DFU为因变量,以BMI、吸烟、饮酒、暴饮暴食、TG等可能的危险因素为自变量,行非条件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采用后退法选择变量,分别筛选维吾尔族和汉族患者发生DFU的独立危险因素。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各项统计指标

2组患者性别、年龄、TC、HDL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值均大于0.05),2组患者民族、BMI、吸烟、饮酒、暴饮暴食、TG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或P<0.01)。见表1

表1

2组糖尿病患者各项统计指标比较

表1

2组糖尿病患者各项统计指标比较

组别例数性别[例(%)]年龄(岁,±s)民族[例(%)]体质量指数(kg/m2±s)
维吾尔族汉族
DFU组403213(52.85)190(47.15)48±4194(48.14)209(51.86)26.4±3.7
非DFU组237129(54.43)108(45.57)48±693(39.24)144(60.76)22.2±2.3
χ2 0.1494.778
t 1.1634.703
P 0.6990.1370.0290.041
组别例数生活习惯[例(%)]甘油三酯(mmol/L,±s)总胆固醇(mmol/L,±s)高密度脂蛋白(mmol/L,±s)
吸烟饮酒暴饮暴食
DFU组40396(23.82)80(19.85)98(24.32)2.3±1.56.0±2.31.6±0.5
非DFU组23732(13.50)26(10.97)29(12.24)1.8±0.95.8±1.71.7±0.5
χ2 9.9328.51713.694
t 4.2371.0331.026
P 0.0020.0040.0010.0450.1520.158

注:DFU为糖尿病足溃疡,"—"表示无此统计量值

2.2 糖尿病患者发生DFU的独立危险因素

民族、BMI、吸烟、饮酒、暴饮暴食、TG是糖尿病患者发生DFU的独立危险因素(P值均小于0.05)。见表2

表2

640例糖尿病患者发生糖尿病足溃疡危险因素的非条件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

表2

640例糖尿病患者发生糖尿病足溃疡危险因素的非条件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

因素回归系数标准误Wald值比值比95%置信区间P
民族0.8320.0847.4221.4881.315~3.1750.017
体质量指数0.7740.0918.4821.5271.488~4.3930.033
吸烟0.9540.0779.8181.7361.834~4.6750.015
饮酒0.5290.09510.6071.7381.474~2.6950.044
暴饮暴食0.6370.07913.7361.3821.342~4.6780.026
甘油三酯0.7320.0598.7331.6481.105~6.7470.022
2.3 维吾尔族和汉族糖尿病患者发生DFU的独立危险因素

吸烟、饮酒、暴饮暴食和TG是维吾尔族糖尿病患者发生DFU的独立危险因素(P值均小于0.05),见表3。BMI、吸烟、饮酒是汉族糖尿病患者发生DFU的独立危险因素(P<0.05或P<0.01),见表4

表3

287例维吾尔族糖尿病患者发生糖尿病足溃疡危险因素的非条件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

表3

287例维吾尔族糖尿病患者发生糖尿病足溃疡危险因素的非条件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

因素回归系数标准误Wald值比值比95%置信区间P
吸烟0.4450.0616.8811.6731.384~1.7650.024
饮酒0.3200.09511.6701.3871.414~1.6590.017
暴饮暴食0.3760.09311.6371.3281.423~1.6870.014
甘油三酯0.3270.09512.0201.4861.150~1.6700.038
表4

353例汉族糖尿病患者发生糖尿病足溃疡危险因素的非条件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

表4

353例汉族糖尿病患者发生糖尿病足溃疡危险因素的非条件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

因素回归系数标准误Wald值比值比95%置信区间P
体质量指数0.3660.0745.2462.4422.223~2.6990.001
吸烟0.4720.12012.3801.6041.268~2.0280.025
饮酒0.2240.0377.6861.2511.164~1.3440.016
3 讨论

DFU的治疗是目前临床遇到的难题之一,根据中华医学会糖尿病学分会提供的数据,我国目前糖尿病患者约9 000万,其中DFU患者占0.9%~1.7%。我国老年糖尿病患者中DFU患者占2.8%~14.5%,而国外糖尿病患者中DFU患者占5.8%~6.3%。长期高血糖对全身多个脏器的持续损害,造成大小血管、神经发生病变,糖尿病患者免疫力降低,且大部分患者合并高血压、心脏病、肾功能低下或不全,导致治疗十分棘手。局部皮肤软组织缺血坏死、创面感染,引起血糖升高,血糖升高又加速局部感染的扩散,形成恶性循环[4]。加之国人对糖尿病宣传力度不够、认识不足,往往造成菌血症、脓毒症,甚至引起全身感染性休克,危及患者的生命。由于目前还无法明确糖尿病的病因及机制,现阶段对于糖尿病的治疗只能是对症治疗。在糖尿病的多个症状中,高血糖是罪魁祸首,也是其他症状和后续所有继发性损害的导火索[5]。因此,对于糖尿病患者采用各种治疗方法,有效控制高血糖,使血糖接近或达到人体的正常生理水平就成了首要解决的问题。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冬季寒冷且持续时间长(约6个月),需要高热量的饮食以满足抗寒的需要,导致牛羊肉、面食、酒类、含糖量极高的新疆水果等高热量食物的食用量大;漫长的冬季中新鲜蔬菜少,导致居民维生素缺乏;冬季寒冷,居民室外活动减少等,导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为糖尿病的高发地区之一。

目前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经济欠发达,贫困人口较多,居民文化程度偏低,糖尿病相关科普知识宣传有限,糖尿病患者对糖尿病本身及DFU认识不足、重视程度不够,有些患者根本就不进行治疗,导致高血糖的损害持续存在。有些DFU早期患者对Ⅰ期DFU也不重视,在非正规医院、私人门诊临时处理,导致感染越来越重,创面越来越大,入院时已发展到了Ⅲ期及以上,严重感染至全足甚至全身,趾/肢体已经坏死、恶臭明显,严重影响患者的生命安全。

关于DFU的相关危险因素,目前普遍认为有以下2类:(1)一般危险因素,包括年龄、性别、BMI、糖尿病病程、吸烟、饮酒等。(2)相关生化危险因素,包括血糖控制情况、血脂等[6,7,8]。研究显示,高TG及TC/HDL的代谢紊乱是动脉粥样硬化的病因,与大血管并发症有明显的相关性[9]。本研究中,对DFU的相关危险因素的logistic回归分析也提示民族、BMI、吸烟、饮酒、暴饮暴食、TG为糖尿病患者发生DFU的独立危险因素。进一步分别以维吾尔族和汉族糖尿病患者是否发生DFU为因变量,行logistic回归分析,结果提示吸烟、饮酒、暴饮暴食和TG是维吾尔族患者发生DFU的独立危险因素,BMI、吸烟、饮酒是汉族患者发生DFU的独立危险因素。关于如何预防DFU的发生,笔者有以下建议:(1)加强关于糖尿病和DFU的宣传教育,普及相关知识。(2)控制血糖,避免高血糖引起的一系列病变。(3)控制饮食,避免过度肥胖;合理饮食,多食蔬菜,少食肉类、油腻食物,避免高甘油三酯血症(TG>1.7 mmol/L)。(4)注意生活习惯,杜绝吸烟、酗酒、暴饮暴食等。

DFU的治疗要采取防治结合并综合治疗的方法,且预防重于治疗。治疗主要包括控制血糖、改善微循环、抗感染、创面处理等[10,11,12]。DFU创面治疗是一个系统工程,影响因素既有全身因素又有局部因素,这也是DFU创面有别于其他创面的显著特点,表现在供血不足,创面愈合的营养物质和各种因子匮乏,合成代谢严重受限[13]。因此,DFU的治疗要多管齐下,采用控制高血糖、改善微循环、介入治疗增加局部血液供应、控制高血压、维护肾功能、使用抗生素控制感染、增加营养物质、营养神经、适量运动、增加局部各种生长因子、创面早期有效处理等综合治疗的方法。DFU预防知识的宣传也很重要,糖尿病发展到DFU,除了疾病本身的发展进程外,对糖尿病的认识、重视、有效治疗也十分重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地处祖国大西北,占国土面积的六分之一,居民居住较分散,各地之间路途遥远,故此整个地区各地均应当加强对糖尿病及DFU知识的宣传,做到早发现、早治疗。

参考文献
[1]
关小宏杨彩哲吴石白糖尿病足感染的特点与治疗[J].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201222(19):42374239.
[2]
谷涌泉张建许樟荣糖尿病足病诊疗新进展[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647131.
[3]
FauziAA, ChungTY, LatifLA.Risk factors of diabetic foot Charcot arthropathy: a case-control study at a Malaysian tertiary care centre[J].Singapore Med J201657(4): 198203.DOI: 10.11622/smedj.2016074.
[4]
HasanMY, TeoR, NatherA. Negative-pressure wound therapy for management of diabetic foot wounds: a review of the mechanism of action, clinical applications, and recent developments[J].Diabet Foot Ankle2015, 6: 27618.DOI: 10.3402/dfa.v6.27618.
[5]
GrbovicV, Jurisic-SkevinA, DjukicSet al.Comparative analysis of the effects combined physical procedures and alpha-lipoic acid on the electroneurographic parameters of patients with distal sensorimotor diabetic polyneuropathy[J].J Phys Ther Sci201628(2): 432437.DOI:10.1589/jpts.28.432.
[6]
AnvarinejadM, PouladfarG, JaponiAet al.Isolation and antibiotic susceptibility of the microorganisms isolated from diabetic foot infections in Nemazee Hospital, Southern Iran[J].J Pathog, 2015: 328796.DOI: 10.1155/2015/328796.
[7]
AminN, DoupisJ. Diabetic foot disease: from the evaluation of the"foot at risk"to the novel diabetic ulcer treatment modalities[J].World J Diabetes2016, 7(7): 153164.DOI:10.4239/wjd.v7.i7.153.
[8]
SmithK, CollierA, TownsendEMet al. One step closer to understanding the role of bacteria in diabetic foot ulcers: characterising the microbiome of ulcers[J].BMC Microbiol201616: 54.DOI:10.1186/s12866-016-0665-z.
[9]
Al-RubeaanK, Al DerwishM, OuiziS, et al. Diabetic foot complications and their risk factors from a large retrospective cohort study[J].PLoS One201510(5): e0124446.DOI:10.1371/journal.pone.0124446.
[10]
张兆新刘小龙吕磊糖尿病足溃疡患者创面局部注射胰岛素对全身血糖及创面的影响[J].中华烧伤杂志201127(6):451455.DOI:10.3760/cma.j.issn.1009-2587.2011.06.014.
[11]
张兆新刘小龙吕磊同种异体皮在糖尿病足溃疡患者创面修复中的应用[J].中华烧伤杂志201127(3):218219.DOI:10.3760/cma.j.issn.1009-2587.2011.03.018.
[12]
张兆新吕磊刘小龙异种脱细胞真皮基质在难愈性创面修复中的应用研究[J/CD].中华损伤与修复杂志:电子版20116(6):894901.DOI:10.3877/cma.j.issn.1673-9450.2011.06.007.
[13]
TomitaM, KabeyaY, OkisugiMet al. Diabetic Microangiopathy is an independent predictor of incident diabetic foot ulcer[J].J Diabetes Res20162016: 5938540.DOI:10.1155/2016/5938540.
 
 
关键词
主题词
糖尿病足
危险因素
汉族
维吾尔族